莫迪上台为何对华趋于强硬 印度感觉被掐脖子要抗衡

七十年前(1947年8月15日),印度从宗主国英国手里收回主权,为此支付的价值却是国分为二:以印度教为主的印度和以穆斯林为主的巴基斯坦。

授权处置这一事务的路易斯•蒙巴顿(Lord Louis Mountbatten)于1947年3月抵达新德里就职英属印度副王时宣告:“作为印度的最后一任总督,我将充满骄傲地完成我的义务”。出乎他料想的是,此时的印度,宗教和平易近族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被人形容为“一艘被烈火吞噬的船”(ein Schiff in Flammen)。

印裔英国导演古丽•查夏(GurinderChadha)拍摄的新片子《印度之星》(德文:“DerStern von Indien”;英文:“Viceroy´s House”)从三个层面活泼讲述了印度自力的艰苦进程:宗主国对本身威望式微的无奈和放权之后的计谋铺垫,印度各派对自力的盼望和彼此毫不让步的固执,通俗庶平易近为政治精英的博弈和宗教派其余争斗所支付的血泪价值。

影片把国家和小我的命运有机地揉合在一路,再现了印度和巴基斯坦这对孪生兄弟在“呱呱坠地”前的阵痛进程。最发人沉思的是“印巴分治”这个成果背后所隐藏的地缘政治考量:博弈巨匠英国首相丘吉尔早在二战停止前便拟定了将英属印度一分为二的计划。从这个意义上讲,昔时的“印巴分治”与其说是《蒙巴顿计划》,还不如称之为《丘吉尔计划》。其真正目标是,应用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传统抵触,暗里许诺殖平易近地内占少数的穆斯林自力开国,以此来牵制具有社会主义偏向的“国大党”(Indian National Congress)所引领的印度,封堵当时苏联南下印度洋的计划,确保西方在中东的石油性命线通顺无阻。

这部由昔时的宗主国和殖平易近地联合拍摄的片子,既有“好莱坞”的大片作风,又有“宝莱坞”的艺术风度,异常值得一看。加上该片上映时,恰逢中印严重的界限对立,使这部影片多了一层实际意义。

印度的汗青遗产及其影响

昔时的“印巴分治”乍看是蒙巴顿迫于无奈而启用的一个应急计划,实际上却反应了南亚次大年夜陆孕育了数千年的宗教、文化和政治大年夜决裂。

公元前1500年旁边,外来的雅利安人文明与当地的印度河文明相撞后产生了“吠陀文化”(Vedicculture),在此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吠陀教在“种姓社会”体系的护佑下演变为后来的婆罗门教;到了孔雀王朝,别特是阿育王鼎盛期(公元前三世纪),种姓轨制(Castesystem)带来的不公平使婆罗门教颇受争议,以佛教和耆那教为代表的各类“梵衲思潮”随之兴起并广为流传;公元八世纪,跟着阿拉伯帝国的入侵,伊斯兰教进入印度的两河道域,佛教由兴变衰,婆罗门教清醒;公元十二世纪,来自今日阿富汗地域的突厥人一度成为印度河平原和恒河平原的新主人,其建立的伊斯兰“德里苏丹国”后来又在蒙古帖木儿帝国的进攻下走向式微;公元十五世纪,跟着大年夜航海时代(地舆大发明)的开启,印度便成为西方海洋强权和冒险家追逐的富庶之地,哥伦布发明的新大年夜陆也被称之为“西印度群岛”;公元十六世纪,帖木儿曾孙巴布尔攻灭“德里苏丹国”的最后一个王朝,建立了信仰伊斯兰教的莫卧儿帝国(“莫卧儿”意即“蒙古”);大年夜航海在带来大商业(亦可谓第一波全球化海潮)的同时,也开启了血腥的殖平易近抢夺:1757年,莫卧儿这个泱泱帝国在普拉西战役中败给不列颠的一个伦敦商人联盟——“东印度公司”,开启了印度长达两百多年的被殖平易近汗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